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y To Your Silence

通向你心底淬煉的沉默

 
 
 
 
 
 

孙燕姿《克卜勒》:13年后,你要的幸福

2014-3-3 11:08:00 阅读2568 评论7 32014/03 Mar3

在孙燕姿的唱片里,不爱纠结音乐性的突破和改变。取而代之,更习惯享受她赋予各种新旧风格的演绎方法。声音处理、起落安置中非孙燕姿莫属的特征,往往将作品个人化,重点不是某种曲风如何影响孙燕姿,而是孙燕姿如何驾驭这些风格。一旦离开了早期唱片的流行性走入慢热型,有没有耐得住长期考验的厚度,成了孙燕姿(或我们)必须面对的关键。除了她的表现,我们还有没有恋爱一般听音乐的心情、还有没有当年将磁带从A磨到B的精心耐心,也是影响最终评价的攸关要素。其实,华语音乐在形式及内容永远难以焕然一新,但我们的心智、立场却在毫不犹豫地大步向前,一切在我们周遭从内至外,都移动得过于迅速难以判别。这时候,亘古不变的事物反而显得珍贵起来——如同孙燕姿《克卜勒》,一次在原有构筑中精妙重排、再现,依然能感染生理心理都迅猛成长的我们。这也应了常说的那句话,人心中总有一隅不变的根本。

当然,一成不变亦不可能。尤其当听到《无限大》此类多元融汇而导致亢奋,宛如《零缺点》经过多年技术进化、最终情感被成功放大一般的喜悦心情翻涌上来,产生对新鲜感、突破性的渴求。孙燕姿的唱片里总有这样的作品,但似乎永远放不到最被推广的位置,或许是她也不想成为这样的音乐人,不想过度延伸这样的情绪。回想当年《我要的幸福》虽也有《开始懂了》、《相信》、《害怕》等成熟主流根深蒂固地发光发热,但自始至终都有人对《累赘》、《难得一见》等类型的歌曲念念不忘,并视为珍藏的经典。《克卜勒》中的《渴》、《围绕》对于歌迷来说,也是同一情绪类型,实质上,它们并不是因为曲风原因而上不了首推,而是在孙燕姿的专辑中,它们常常被负责形态总量的平衡。华语唱片常常如此。似

作者  | 2014-3-3 11:08:00 | 阅读(2568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《我是歌手》品冠:记忆中那份不褪的情怀

2014-2-11 17:39:18 阅读2472 评论7 112014/02 Feb11

(文/沉默电话)品冠在第一场“我是歌手”上台前,已经说出了内心最实在的话:“如果现场观众的评比是比高音、比爆发力的话,其实我不应该来的。”但当他稳稳站上舞台,四起的掌声和欢呼声让人明白:不论品冠怎么唱,他都不仅仅是歌手——他就像段回忆,当你看到他熟悉的面容,似曾相识的情绪就在胸中翻涌;当你看到他拿起麦克风准备开口,关于自己的某段故事,便缓缓打开大门等待历史重现。多少年来你似乎把他忘了,但当《掌心》的旋律响起,眼前的他,俨然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。你当然知道,在《掌心》的副歌中不会突然爆出一个震慑的高音,品冠也不会突然声嘶力竭地呼喊。但是,你依然会被这样的音乐感动,因为它属于你。那些高音歌手们获得了观众的起立、掌声,而没有一个能像品冠的演出那样,获得满场合唱的回音、以及真情流露、悲欢交杂的眼泪。

“我是歌手”让许多沉寂的身影再次回到观众面前,实为妙事。每位彼时的偶像登台,从彼至此的感情回路再度接通,逾越年龄的障碍,让几代观众都能看到音乐光芒的重放,这也是良好反响的理由。如果说邓紫棋、周笔畅等年轻歌手仍在感染同为青春的一代,那么品冠的出现,必然就勾起了80后、乃至部分70后的青春情怀。想到品冠,想到无印良品,再想到九十年代的音乐风情,他们纯洁、质朴,带着份学生气息,又不拘泥民谣的流行局限,创作力影响华语乐坛的发展方向。此时回味,不由感慨时光杳然,但眼前的他们,看上去却还显得如此年轻。无印良品创造的经典奇迹,即使在他们已分开十几年后的今天,依然让人如数家珍。

品冠和“我是歌手”的缘分至此为止,也该说是理所当然。虽然遗憾,但客观去看品冠的音乐形式,终究不适合“我

作者  | 2014-2-11 17:39:18 | 阅读(2472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十年,并没有那么久——李宗盛[山丘]

2013-7-10 23:50:29 阅读3014 评论6 102013/07 July10

  李宗盛说,《山丘》是他十年前就想好的旋律,而直到两个月前,歌词才最后完成。他还说,这首歌唱的是人生经验,生活感受,并没有表象的那样悲伤。但看完这番介绍,并且撞到“越过山丘/才发现无人等候/喋喋不休/再也唤不回温柔”这句歌词的时候,还是不可避免地难过了。这沉淀的十年岁月,我们可是共享的。李宗盛有李宗盛的人生感悟,而我们,也有我们虽不伟大却也各自珍惜的生活包袱。甚至还有些人,只提到“十年”便有些酸楚了。这样看来,用十年来写一首真的不夸张,不是骗人的。十年,完全没有想当然的那么长啊。

从2003年那个悲伤的夏天开始,《山丘》就这么酝酿着。像一坛酒,更像一棵树。如果像李宗盛说的那样,旋律在一瞬间进入了他的脑海,那么的确,这歌词是需要写上十年的。十年的岁月交付给一首歌词,而时间像是描着格子的纸,人在生活里迈开腿跋涉着,留下的痕迹成了歌词的笔触。所以,每个人心里都有这首歌的歌词,都有这首十年前就下了窖、埋了种子的歌。于是,我们听到《山丘》的时候就崩溃掉了——盖子被掀开了,窗户被打开了,发现原来自己心里有这么大的一棵树。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多的故事,原来自己也翻过了这么多的山丘。可为什么,十年的感觉又是这么淡呢。若不是地球转得快了,那就是心里在乎的越来越少了。没有了产生摩擦的追求和羁绊,岁月就在这间隙里逃得越来越快,溜走的越来越多。

读李宗盛的歌词,就像在看小说。也只有他的东西,才能在不押韵的情况下也让人欣然接受。当然,这更关乎他的唱法。个人认为比起表达,他更像是一种灌输,咬字和断句的结点,踩着你喘气的节奏,贴着你骨骼的疲劳。比起一般歌曲恒定的段落、切割好的几何形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50:29 | 阅读(3014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致命的钝器伤害——陈珊妮[低调人生]

2013-7-10 23:42:49 阅读2791 评论3 102013/07 July10

  陈珊妮的《低调人生》听起来很疼。她不再用象征和讽刺去试探人痊愈不了的旧患,而是女王般拿起武器正面袭击,给你留下无可避免、无法躲闪的创伤。《低调人生》歌词里描写的种种思维困境,像一条条撕自精神外皮的倒刺,抽象的痛感近乎残忍虐待,只叫何苦这般直白而诚实。向来人与音乐产生共鸣,即便是悲伤也该有愉悦的血清成分,但被如此戳扎软肋,恰似大庭广众之下暴露遮盖不住的羞耻。她看不惯你躲在窗帘背后舔伤的懒惰与逃逸,一脚踢碎玻璃窗教人散得四下败絮。《低调人生》真是用尽了最极端的语汇来震慑你。虽依然包裹同情的糖衣让人不设戒备,但几遍听罢受了伤、留了血,还真一时尝不出究竟是恐惧,还是敬畏。

陈珊妮自来懂哲学懂浪漫,却总是把编织出的甜蜜爱情交给别人替唱。她能把郭采洁的情歌从平淡主流拉升到立体丰沛的层次,把姚若龙写的一句“在情人面前故意不成熟/是会上瘾的浪漫无药可救”恨不得能装进音乐盒配情人巧克力贩卖,自己却只留下“劳动的价值总在虚无之间/低价收购一年十二个月”这般天差地别绝望惨烈的口白。即使是被主流市场意外拽进漩涡、旋律接受度极广的《情歌》,也是曾在编曲音效中掺入说不清道不明的采样轨道,机械、电子,一片片情绪如阴影般攀爬在旋律的背墙之上。所以,她不是舍不得浪漫而嗜于愤世,只是把矛盾和疑虑都留给了自己,就像是种习性。她藏在你看不到光线反射的盲点角落,在你即将被懒散生活抽干气息时挺身而出,血染你靠侥幸与借口过活的嘴脸。但这一次的《低调人生》却不再是以往尖锐警示的短柄利刃,而是足以内伤致死的钝器。

歌词里展示了各种各样斑斓深重的语言暴力。除了《低调人生》中“当你对自己的影子感到厌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42:49 | 阅读(2791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放下武器,只唱感情——陶喆[再见你好吗]

2013-7-10 23:33:58 阅读2814 评论0 102013/07 July10

对陶喆的印象,依据他的音乐形态以阶段分界。首张同名专辑纯粹的R&B,《I’m OK》开始加入Alternative Rock,《黑色柳丁》融入电子、爵士、说唱,《太平盛世》涉猎小调、民乐,直至《69乐章》的深度摇滚,陶喆音乐中展示的进步,没有抽象之感。在音乐内容上,从演唱独特的自我、解析爱情的矛盾,到拓展关注人群范畴、抨击敏感新闻议题,陶喆的音乐有一个活生生的形象,代言自己,又同时立足于多元的社会视点。

《黑色柳丁》和《太平盛世》曾让人沉迷强攻击性作品的力量,所以《太美丽》忽然洋溢出的浪漫情怀,似乎让人脚下一软。但是,歌手既然是忠于自我,唱片自然就要做彼时当下的心绪。人都会愤慨,那么,人也必须休息。《太平盛世》关于历史、社会、亲情中的种种挣扎、矛盾、自私、贪念、教训的批驳已经到了一个极限,《太美丽》是一次喘息,也是这次《再见你好吗》放下武器、停止愤世的前兆。不锋锐了,不代表就失去了价值,相反唯有尊重自己,才是价值最大的体现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《再见你好吗》整体呈现出久违的友善,专注地探讨感情中单纯的深刻。编曲再没有多元的拼贴,一切尽在讲述歌曲中的常情。《勿忘我》抒情摇滚朴实饱满,流行性强、副歌部分的唱法令人印象深刻,浓郁的主流氛围中,又不失浪漫雅致的情调,让歌曲达意更加纯粹;《好好说再见》简单吉他凸显温柔的声线,唱出了对分离、告别的难舍,以及淡定转身理智的延伸;和蔡健雅合作的《真爱等一下》几分都市民谣的风范,犹如朋友拌嘴,充满感情哲学的吐槽,让两位多年有音乐交流的大家碰出火花;纪念父亲的台语歌曲《上爱唱的歌》婉转回肠,一丝痛彻埋在副歌的提琴中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33:58 | 阅读(281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好音乐就像多选题——白安[麦田捕手]

2013-7-10 23:28:45 阅读2825 评论0 102013/07 July10

  每个歌手的唱法都有广义上的优点和缺点,对听众而言往往是种共识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也都会依赖那些比较直接的判断和评价,因为它必然表达了对歌手最真实的认识。但若换个角度思考——明显存在于表象的所谓“长处”和“短处”其实更属于特征范畴,并不总是具有客观的危害性。而真正会毁掉一个歌手、一张唱片的问题,则常常是隐蔽在视听感官下层的:譬如抽象的唱片概念、作品的连贯性与耐听度,以及歌手持续发展的可能性等等。这些因素潜伏在我们评断歌手和唱片过程里,却未必成为足够吸引我们的问题。如果我们看一本书时不能只读句子,必须要思考故事背后所隐含的现实启发,那么欣赏一张唱片,是不是也该适当摒弃速食的心态,用一点全面的眼光去拿捏优劣呢。

新人白安,有大师李宗盛的提点,有相信音乐公司的热捧,还具备全创作年轻才女的特质,以及空灵深厚的独特音色。可偏偏一个关于“咬字不清”的是非,却占据了与其相关的大幅新闻版面,让个人专辑《麦田捕手》多少沾染负面色彩,难免委屈。这是一个音乐事件被娱乐化、舆论化扭曲的典型例子——因为在乐坛咬字奇怪的歌手绝非少数,而且事实证明,咬字绝不代表一个歌手的全部,有价值的音乐也绝不会因此就被排挤。音乐既作为一种艺术表达,我们就应以最全面的角度去接受各种新异的形式,盲目依赖群体性的主观看法,就失去了看透本质的可能。所以,当看到白安面对质疑仅是无奈,并以完全不解释的态度表明:“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唱歌的,并没有刻意地咬字不清,也不会介意别人的看法”时对其敬佩不已,或许这才是音乐人应有的个性与坚持。

不过从另一角度说,若是毫无可取的歌手早被无视,更没有人会去在意她的咬字。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28:45 | 阅读(282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终成正果的极端分子——戴佩妮[纯属意外]

2013-7-10 23:23:01 阅读2980 评论0 102013/07 July10

  第一次对戴佩妮产生强烈的印象,是因为2001年《怎样》专辑的最后部分。那张唱片最后五条音轨交给五位音乐人自由发挥,包括知名的鼓手李守信、吉他手黄中岳,新加坡制作人吴庆隆、吉他大师Jamie Wilson以及著名的贝斯手Andy Peterson。曾写给许茹芸演唱、并重新收录在第一张创作专辑中的《透气》就是由Andy Peterson编曲弹奏,令人印象深刻。所以,《怎样》如此前无古人的华语专辑设定显得新鲜感十足,导致对戴佩妮的音乐姿态产生了莫名的好感,让人恍惚觉得,她的唱片有不一样的东西在里面。很久之后在《爱疯了》专辑最后又出现了类似的情形。一首长达六分多钟的纯Band演奏《玩疯了》像日后唱片的天气预报,昭示着戴佩妮即将实现摇滚梦想的旗帜。比起《你要的爱》、《街角的祝福》这些虽也诚心诚意的成功主流作品,倒是《保护我》、《遇见你的第四天》这些意图明显、颇具年代感的摇滚保留物,悄然杠起某种历史核心精神的支点。戴佩妮的摇滚心恰如钻石的原石,商业的打磨是必需,经验的积累是平台,而时间则是最锋利、最坚硬的考验。

在那个枯槁情歌泛滥,廉价电子舞曲悄然兴起的年代,戴佩妮的民谣摇滚为华语乐坛带来不少生气。音色未熟难驯的野性味道,编曲求新而融汇的大胆,歌词达意恣情的自在随兴,还甚有伸张新女性主义的派头。偶尔歇斯底里的嘶吼,让无数唱跳偶像歌手自动庸然、暗淡失色。戴佩妮绝对是“清楚自己属于哪种音乐”的歌手,十三年来,她自然也有过音乐方向的调整和探索,但自始至终都走在自己热爱的创作路线和摇滚风格上。就好像你现在去比较《Penny同名专辑》和《纯属意外》的情绪质地,会发现里面的骨骼灵魂是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23:01 | 阅读(298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老是一种安然的味道——动力火车[光]

2013-7-10 23:09:20 阅读854 评论0 102013/07 July10

  近日看到综艺节目上的动力火车,震撼到不行。两人的面容居然如此憔悴不堪,尴尬在旁人善意恶意的调侃中。他们到底有多老了?——这个问题可怕之处在于,不仅是在紧张他们,更在紧张由他们音乐陪伴成长的自己。笑过之后,你自然发现动力火车的老是一种成熟,而自己的老却不知为何。这大概是可从音乐中剥离的一类自我反省,且不是什么歌手都能赋得。

想起另一件事。其实很多人都对动力火车这个组合有想当然的误解。他们从不是所谓的摇滚乐团,而是纯粹、彻底的一支合唱型团体。虽然他们自1996年第一张唱片《无情的情书》开始,便处在一种摇滚而硬派的音乐风格中,但他们并不是拥有固定Band的乐团性组合,这是歌手性质的问题,而非可选择的唱片风格。所以在新世纪初期,动力火车由于唱片曲风大幅转向抒情,招致“他们不摇滚了”的非议,是极不公平的。作为一支原住民合唱组合,他们身上并无任何需对“摇滚”二字负责的担子。相反,作为流行合唱团体,这种从冷冽嘶吼到细腻温情的风格转变,才体现了音乐思想沉淀的过程,更是两个男人迈向成熟的缩影。

话虽如此,但经典时代的动力火车,的确给一代乐迷留下了太多深植脑海的摇滚记忆。从《无情的情书》、《明天的明天的明天》、《背叛情歌》到《再见我的爱人》,在那个抒情摇滚曲风稀缺的年代,动力火车填补了华语音乐一个相当典型的空白。不论从歌手类型的横向比较,抑或音乐模式的纵向丈量,动力火车的专辑简直作为一个独立的华语唱片分类而存在。二人沙哑的嗓音、过硬的唱功入耳难忘,现场感染力和爆发力更是无可挑剔,《1998 Live暴风现场》至今仍是让人回味无穷的Live片。到了90年代末期《酒醉的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09:20 | 阅读(85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知性女的摇滚情结——刘若英[亲爱的路人]

2013-7-10 23:04:03 阅读642 评论1 102013/07 July10

  2005年刘若英发行《一整夜》专辑的时候,曾经拍摄过一组摇滚风格的宣传照。浓郁的英伦颓废味道,深深的眼影藏着压抑的张狂。黑色的蕾丝网袜满是破洞,肩上的贝斯似乎象征破坏与颠覆。当时那组照片令人惊诧而亢奋,简直是从未可能发生的事即将来临一般。难道刘若英要开始摇滚了?但终究却没有。《一整夜》并未涉猎属于任何摇滚或朋克的风格,那张专辑依然只是红了《24楼》这样的歌曲。而那组照片的过期,就像被忽然拧紧的水龙头,生生断掉部分乐迷的干渴情绪。

不过,如果刘若英就那样单纯地摇滚起来,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。我们喜爱刘若英,就是钟情她恰到好处的文艺、成熟恬淡的睿智,那是种由内至外的知性之美。摇滚的形象仅是一种惊艳,是触碰到了我们习于尝鲜的精神味蕾。但实际上,那个时段的奶茶因为与林玮哲、钟成虎这样偶尔英伦范儿的制作人合作渐多的关系,少不了放些古怪的快歌在专辑中。有些是编曲清淡的电子,有些是短悍的民谣摇滚,如《听说?》中的《It Must Be》、《没道理》之类。很显然,这样的歌曲即使再推主打,作为“刘若英作品”也是很难红起来的。它虽有轻摇滚的形式,却没有刘若英知性厚重的特质加持,内在涵义与电子编曲同步求疾的速食感,让重心悄然失去,被两相抵消了。所以刘若英注定不需要这样的电子或轻摇滚。如果要从这个角度突破,必须尊重她已深入人心的智慧形象,并将其“实体化”于编曲意境中。那是一种沉稳、一种震慑,如同一种音乐人格。

当听到新专辑《亲爱的路人》中《我在想你的时候睡着了》、《跳车》以及《Yes I Do》等歌曲时,这种关于刘若英式摇滚的憧憬情结,终于成为了现实。这几首作品的编

作者  | 2013-7-10 23:04:03 | 阅读(64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吉林省 长春市 天蝎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热爱音乐,嗜好文字。1984年生,雄性,目前自由撰稿,兼职各类乐评、娱评、影评等稿件、宣传类稿件。 为网易音乐频道、上海新闻晚报音乐专栏、微信平台“音乐客”、文艺风象杂志、音乐时空杂志、WAVE音乐时空、江苏青年、曾经的金鹰网娱评版等媒体、刊物撰稿。 欢迎各类约稿。 联系邮箱:touji0932@sina.com 1223568319@qq.com 豆瓣个人:http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sphone0932/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